回忆一份「痛苦」的工作经历

date
Aug 2, 2022
slug
painful-work-experience
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tags
Idea
Company
Emotion
summary
在我离开 Z 再次工作两年有余,我却开始觉得那次选择似乎也没有错得那么离谱。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常把天津某公司 (后文简称 Z) 的工作经历视为工作以来做过的最错误的选择。那一年里我经历了极其严重的 PUA 和加班,更蛋疼的是,当时团队里最差(sha)劲(x)的人正好是我的直属领导。而且因为天津的低工资,我重新回到北京找工作时也很难要到满意的薪资。
但在我离开 Z 再次工作两年有余,我却开始觉得那次选择似乎也没有错得那么离谱。不是我开始觉得 Z 没那么差了,而是觉得那份经历似乎也没有那么负面。
我在那里从零 solo 了工作以来最大规模的前端项目,代码量达到了 6w 行以上;我还啃了整整三周的 Kibana 源码,最终成功实现了这个巨型项目的定制和编译;虽然接触得不多,但我也偷摸搞懂了公司里体量并不算小的整套前端架构;我还带了四个同事,实践了各种开发规范和评审制度,以至于各个前端项目几乎都可以在 sonarcube 检查中得到满分…
那一年里,我的代码风格、架构能力、文档、PPT 甚至是吹牛逼的能力几乎都迎来了质的飞跃。随着时间推移,其中愈发明显的收益则是我在那里学会的与人相处之道。我不得不感谢那些连自己想要什么都说不清楚的产品同事、连蓝湖都玩不明白的设计同事、连接口文档都懒得写的后端同事… 大家都想和 Nice 的人共事,但身边往往总会有一些不那么 Nice 的人,于是我就只能咬牙扛起更多工作,一边在心底里抱怨,一边微笑着与这些不够 Nice 的人吹水打屁。
重新回到北京入职新公司后,身边同事的整体素质强了好大一截,我也终于有了如鱼得水的感觉。我甚至会想,假如我没有经历过 Z 公司里那些每天都想离职的日子,那两年前的我是否有资格和现在的同事站在同一水平线呢?
扯犊子完毕。总结我的经历,大概也就这么几句干货:
  1. 永远不要歌颂苦难,但要在实在受不了前尽可能尝试成长;
  1. 在痛斥其他人不够 Nice 前,要多多自我审视和自省;
  1. 要成为 Nice 的人,也要学会戴着面具和不 Nice 的人和和气气得共事;
  1. 永远不要留下话头和把柄。
 

© Aiden Zhao 2015 -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