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结 2019 2020 - 流水账篇

date
Dec 31, 2020
slug
2019-2020-summary-daybook
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tags
🌟🌟🌟
life
summary
summary
没想到 2019 年的又鸽了,那就还是把 2019、2020 这两年放一起总结吧。所谓“流水账”,也就是说这篇文章会着重记录这两年来物理意义上发生的的各种事情。
没想到 2019 年的又鸽了,那就还是把 2019、2020 这两年放一起总结吧。所谓“流水账”,也就是说这篇文章会着重记录这两年来物理意义上发生的的各种事情。

第一次被裁员

2019 年春节前不久,我呆的公司,暂且称之为 D 公司吧,也不知道是经营真的出了状况,还是为了凑热闹赶一波裁员潮,总之就裁掉了一大批人,而我就是其中之一。D 是一个各方面都相当体面的创业公司,自然裁员的补偿也相当体面,直接按照劳动法给了 N + 1,开的离职证明上写的是主动离职而非辞退,自认为已经相当良心了。于是我就拿到了两薪的补偿。办离职那天的天气好得简直不像冬天,我还记得到家后正好是中午 12 点,我还给自己点了一份轻奢的呷脯呷脯外卖小火锅。
明天和意外到底哪个先来?没人能知道。但意外来都来了,那就做点意外到来之前做不了的事情吧。于是我的人生清单中又划去了两项“第一次”。
第一次逛宜家。被裁的当然不止我一个,于是大家相约周一,逛了趟挤死个人的宜家。不得不说,肉丸针不戳。
notion image
第一次听音乐会。票是在裁员之前订的,正巧这次也没了什么心理负担,于是好好得“高雅”了一次。
notion image
裁员的事情当然是没有告诉家里的。不过这时候因为我的工作电脑已经上交,所以又以学习的名义,让家人把我大学时期的破电脑寄了过来,装了个 Ubuntu,用来刷 Leetcode 和编写简历。另外,在我未来购入新电脑后,这台电脑也依然在呲呲啦啦的声响中稳定得运行着我的 MySQL 和 Redis 测试库,真可谓是无功劳也有苦劳,必须感谢他了。
notion image
在北京浪了没几天就迎来了春节假期,得益于裁员,我也提前几天回了家,节后又在家里多呆了好几天。我骗他们说是自己的调休太多,而且本来就打算找工作,索性这次一次性用光。这句善意的谎言当然也只能骗骗他们了,想来哪会有什么公司能让你连请 3 天假不吭声的。
当然每次回家都一定要早起吃一顿牛肉汤。
notion image

梅开二度

我在北京的住处 4 月份就要到期,因此我最好在 4 月前找到新的萝卜坑,方便挪窝。那段时间似乎每家公司都在裁员,人心惶惶。找工作前我甚至还很自负,认为自己随便找找肯定就 ok 了。想来可能是之前太顺了,飘了,真正开始找了才发觉有多么难。我不喜欢投简历,于是就在 V2EX 又发了个贴,虽然反响还行,但约面试的也并没有很多,而且拿到的几个 Offer 我也并非满意。我当时勉强算是有一年半的工作经验,很多我觉得不错的公司都要求三年工作经验,而看得上我的大部分都是(看起来没什么前景的)创业公司。
所以我还是决定往高处走一走。反正兜里的钱能保证我风不吹雨不打挺长一段时间,那就学习吧!买了一堆之前不舍得买的书和游戏,我就开始了新的 “996” 生活。早上睡到自然醒,洗漱之后钻回被窝,拿着 iPad 刷 JS 高程;下午肝一肝 Kingdom Rush;晚上打开台灯的阅读模式,翻几页文明之光。这可能是我生平二十余载最接近 “小康生活” 的一段时间了。
就这样四平八稳得过了一阵子,不曾想 D 公司那边又联系我,希望能让我回去继续开发一个之前就要上线的还是蛮重要的功能。这敢情好啊,反正天天在家窝着也是干等着发霉,不如就再挤一挤 13 号线吧。于是我就又续签了一个月的劳务合同,白天开发,空闲时间继续学习,同时一边投着简历发着贴。很快,一个月就又过去了,我又走了一遍离职流程,再次离开了 D 公司。

错误的决定

这一个月里,我又先后面了几家,但仍然没有满意的。直到 3 月中旬,我开始有点坐不住了,终于捡起了手里寥寥几个 offer 开始横评,发现手中最好的一个 offer 竟然。。。在天津?没错,这就是我之前写过的 🔖从入职到被裁,谈谈我在紫光云的这 0.99726 年 里的“紫光云”。我在被 D 公司裁员的同时,D 公司的技术老大也挪窝去了紫光云,并顺手给了我一个内推。事实上面试之前我完全没有考虑这家公司,毕竟公司位于天津的最最最东边(滨海新区),我并不是很想换城市发展。但既然手里没有更好的,那就随便面一下吧。于是我就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答完了何其惨不忍睹的一面,又和我后来的前端领导聊完了二面,又和一个至今我都不知道是谁的大佬,在楼梯口进行了三面。三次面试都是电话面试,没有要求到现场。现在想来,如果我当时去现场一趟,或许未来就不会选择紫光云了。
不管怎么样,我最终确实选择了紫光云,这或许是我工作以来最错误的一个决定。
3 月 20 号,我乘高铁到滨海新区,正式入职了这家传说中的“国企” (后来得知是国资背景而已)。首先给我带来冲击的就是办公环境的落差,办公环境无 wifi,只能用禁掉各种接口的、配机械硬盘的台式机工作,显示器发的是 1600 x 900 分辨率的惠普 P203,这玩意比我笔记本都大不了多少。如果你想象不出来,可以参考一下小区门口自如员工们的办公电脑。入职当天我的直属领导正在出差,我就只能按照员工手册挨个打电话处理各种事情,开邮箱、开账号、领电脑等等。其中最令我头疼的是管理键盘鼠标网线和管理办公机的并不是同一个人,我给管键鼠的人打了一万个电话,永远都是响一声就挂断,发短信也不回,并且微信拒绝添加好友,这真是把我气乐了,我就只能联系其他相关的人挨个问。反正无论如何,最终在下班前我还是攒出了自己的办公机。D 公司之前配的是 17 款顶配 MBP + LG 4K 显示器,这种办公环境的落差着实让我无法接受。
选择紫光云的一个很特别考量是因为,滨海新区政府可以为紫光云员工提供条件相当不错的员工宿舍,90 平米的套房,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只住两个人,而且宿舍楼就在园区内,5 分钟上下班。入职当天得知公寓暂时无法入住,得等到下周一才能住进去,所以我得在紫光云安排的酒店里临时住个三天。晚上 6 点,我从公司出来叫了滴滴去酒店。那天正赶上降温,我就站在路边一边抖腿一边胡思乱想:要不还是回北京吧,我的朋友都在北京,北京多好啊,我在这边岂不是连个约饭的人都没有,而且手上又不是没有其他 Offer,有些可比这给的多不少啊…… 我开始想逃回北京,甚至都打开了 12306 开始看返京的车票。但滴滴比我预想得早到了一点,于是我还没来得及修改滴滴的终点,也没有来得及买票,就乘上了车。或许是那天过得实在不顺心,加剧了我的胆怯,但我确实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独立。
notion image
反正不管怎么着,也许是冷静下来了,也许是懒癌发作了,也许是我下意识觉得应该遵守和紫光云的劳动合同 (然而另一方并没有遵守),最终我还是在周六日风风火火地搬了家,彻底上了贼船。
notion image
工作之后,我仍然每时每刻都在忍受着硬件上的不便。由于公司后来加了域,导致无法使用个人电脑办公,于是就申请了一块 SSD,也自费加购了一台 2K 的显示器,好好理线后,这才打造了使得我稍稍满意的工作环境。照片中的键盘后来也被我换成了一款 70 键左右的小键盘。
notion image
由于 5 分钟就可以到公司,所以我的闹钟也改到了 8 点整,早上起床洗漱完毕后,还能给自己煎个鸡蛋冲个豆奶粉,然后戴上耳机听着最近更新的播客去上班。中午下班后就回到公寓自己做饭。是的,迫于滨海新区的过分荒凉,以及园区餐厅的过分难吃,我终于学会了做饭,从炸馒头到炒白菜再到炖鸡腿,这么久了也没把自己吃出毛病,实属不易。下班之后的活动就多了去了。入冬之前,我会踩上 Boost 底的 Adidas 出去走走跑跑,顺便补一补之前应当在北京地铁 13 号线上消化的那些播客。如果当天工作比较累,那就打开 Apple Music 找几首老摇滚轰一下头。滨海新区是个荒凉的地方,但对于我这种喜静的人,习惯之后也觉得蛮不错。得益于几乎没有通勤时间,因此每晚都能抽空坚持着瞎锻炼一会,甚至稍微有了一丢丢腹肌的影子 (然而现在又没有了)。
notion image
好了,2019 差不多过完了,是时候迎接操蛋的 2020 了。

惊险又刺激的开局

2020 年 1 月 20 号是我大学室友 H 的婚礼,我们几个大学同学相约参加。19 日晚,我抵达 H 所在的城市,与大学同学汇合后入住了一个小酒店。20 日早,我们驱车前往 H 的家参加他的婚礼。礼毕,下午 2 点我又坐上了高铁前往郑州,因为爷爷奶奶都在位于郑州的小姑家过冬,所以我计划先在郑州陪几天爷爷奶奶,再独自回老家。
这所有流程都如此正常,除了 H 的老家在信阳。
由于之前在北京工作,为了抵御冬日的雾霾,我一直有冬季购买口罩的习惯,每次回家也都习惯带几只。那天在信阳高铁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我莫名其妙地从包里掏出一个 3M 口罩戴上了。现在想来我这个莫名其妙的决定真的是天秀操作。实际上 20 号当天,关于新冠的消息还没有普遍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作为封城前的别样经历者,当时在高铁上,绝大部分人和乘务人员都没有佩戴口罩。我就这样顺利到达了郑州,打了个车到了小姑家里。
次日,即 21 号开始,关于新冠的消息开始爆炸,口罩和酒精一时成为紧俏货色,我突然心疼起来昨天戴了一次就丢掉的 3M 口罩。22 日晚,我和爷爷奶奶姑姑商量后决定:提前离开郑州,趁着还能走,第一时间回家。当晚我就订了回老家的大巴车票,23 日早,姑姑载着我到了空荡荡的地铁站,我踏上了回家的征程。如果没有记错,23 号武汉已经封城了,即使没有,汉口火车站肯定已经封了。我在大巴车上突然想到一件事:从信阳出发的那趟高铁,是从哪里来的呢?于是我拿起手机查了一下,始发站:汉口。
我突然感到胸闷气短。我其实还不太担心自己出问题,我怕的是和我呆了两天多的爷爷奶奶和姑姑。好在大巴车上有两个多小时供我调整心理状态。我深呼吸了几下,努力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在信阳几乎没有和同学以外的人有接触;在高铁站和高铁上我都戴着口罩,直到到了姑姑家里;在姑姑家的当晚就洗了澡;这几天来我和爷爷奶奶姑姑加起来也没咳过一声... 被 3M 口罩勒得生疼的耳朵似乎也好多了。而且我还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跳出来告诉大巴车司机我是从信阳过来的吧。作为没有能力应付突发情况的普通人,目前我的最优解也只有把嘴闭好,把自己捂好,顺利到家后进行自我观察,尽可能不要连累到其他人。疫情期间,有很多武汉的人在封城前后想方设法“出逃”,很多人骂。但实际上作为一个变相“逃回老家”的人,我或许不支持他们,但完全理解他们。他们大概都是没有信心、没有能力应付即将到来的未知,和我一样或胆小,或谨慎,只能选择一条看起来能自己掌握未来的道路。
既然能写出这篇文章,那就说明我和新冠无缘,我的家人也都平平安安。春节前后,疫情正酣,我看到了无数好的、坏的、官推的、被删的,我也经历了疯狂的挖掘机挖断村口道路,以及超市里被抢购一空的挂面。有太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学习,去深思,去铭记。
notion image
春节后,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都要求在家办公了,而紫光云通知较晚,况且我这次回家也没有带电脑,于是我决定还是返回天津,在我的宿舍里办公得了。不曾想,我长达 33 天的隔离生活即将拉开序幕。

死宅也有向往太阳的一天

2 月 1 号,我踏上了回津的高铁。先至北京西,再由北京南至滨海新区。下午 3 点半,我还差半小时就能抵达塘沽站,紫光云群里却突然发了这样一条消息:滨海新区下午 2 点发布消息,禁止任何外来人员进入任何居民区。而我们的宿舍楼就是由滨海新区政府提供的,不仅不让进入,甚至会限制得更加严格。此时此刻像我一样还在路上的还有 5 位同事。负责住宿的同事要了我们的信息,去跟滨海新区进行紧急报备。
下午 4 点,我终于到达了宿舍楼下,果然是不允许进入的。这时我和我的屋子之间仅隔了一部电梯,这或许也是一种别样的“最远的距离”吧。但我仍然选择给家里报了平安,我觉得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帮不上我什么忙,索性就不要让他们瞎操心了。
下午 6 点,滨海新区给了回复,拒绝我们入住。哈哈,行吧。我接受直接把我绑到医院做检测或隔离,但我不太能接受把我撂在门外飘着。当然也有可能滨海新区发明了一种超新型的核酸检测技术,人家发现 2 点前到的都没有问题,2 点后到的都是人形自走炸弹。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晚上 8 点,我随便找了个肯德基吃了点东西。下午到现在我考虑了很多方案。再次回家是不可能的了,城市,县,小区这三级任何一级都可以拦住我;去派出所,说实话我不太想去;我也听了一些朋友的建议拨打了 12345,不出意料的并没有给我解决问题。最后,我们 5 个同病相怜的紫光云员工决定先找一个酒店住下,之后从长计议。次日,紫光云总裁办表示我们可以先住着,之后会给我们找专门用来隔离的酒店,但隔离多久暂不确定,我们现在这家酒店的住宿费用公司会给报销。好了,隔离生活要拉开序幕了。
我让能够进出公寓的朋友帮我取了电脑,顺带还取回了我的 PS4 游戏手柄,现在看来这个决定简直无比正确。另外,死亡细胞爽爆。
notion image
在酒店里,我和另一位紫光同事 L 住一个标间。聊开了之后我发现,L 是一位非常励志的同事,我非常非常佩服他。现在他的生活水平远配不上他的努力,但我相信他未来能过得更好。
住了没几天,我们就要换到一个新的、还没开业的酒店去隔离了。酒店甚至还没有装修完成,走廊里还是水泥地,屋子里也有难闻的气味,于是我只能把窗户大开,再把空调温度开得很高。吃饭的话酒店有提供统一订餐服务,不便宜,味道也不好,但好歹能够果腹。每周可以出去两个小时,对面就是超市,所以每周我也会约上 L 采购一些水果或速食产品来改善伙食。白天有工作的话就连上 VPN 处理工作,没有工作就打开电视上的 Bilibili App 找一些视频来看。事实上,刚开始看电视时还会认真找一些想看的剧或者动画,但到了后面十几天,开电视也就图个动静,索性打开纪录片轮番播放,因为纪录片普遍比较长。所以说,死宅也有向往太阳的一天。
notion image
隔离时期,某天早上起床发现自己睡出的一个富有艺术感的鸡窝头。
notion image
3 月 3 号,我们终于接到了允许返回公寓的通知。我花 4 块钱买下酒店发的、陪伴了我一个月的体温计,收拾好东西,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小小窝。
从此以后,我变得更加谨慎。在做一件事情之前,我常会问自己:假如情况急转直下,你还能做到这件事吗?你必须深思熟虑之后的每一步路,听明白了吗?当回答是“能”和“明白”的时候,我才会去做这件事。简言之,我变得更加只愿意相信自己了。

0.99726 年紫光云工作经历

万万没想到,结束了 33 天没有衣服可换的隔离生活,我又即将迎来 2020 年度来自紫光云的裁员。可笑的是,我 2019 年 3 月 20 日入职紫光云,而 2020 年 3 月 19 日接到了 HR 打来的裁员电话,差一天满一年,所以我在紫光云一共工作了 364 / 365 = 0.997260274 年。次日,也就是 3 月 20 日,我的公司邮箱还没来得及被注销,于是我收到了签着公司老总大名的,入职一周年快乐的邮件。
To me, 入职一周年快乐!一年前的今天,你加入紫光云,翻开了人生新的一页。紫光云愿与你一起,为梦想创造更多可能。感谢你长久以来的付出,让我们继续携手并肩,共同成长!——吴健
关于裁员的事情本篇不再赘述,有兴趣的朋友请移步拙作:🔖从入职到被裁,谈谈我在紫光云的这 0.99726 年
3 月 23 日晚,我和同组的几位同事凑一起吃了顿某种意义上的散伙饭。大部分饭店都因为疫情不允许营业,因此我们只能点一些外卖,就着便利蜂买来的 Rio 象征性得碰个杯。
notion image
隔离、裁员、HR 不想给 N + 1 的争吵,这一切都让我疲惫不堪。我决定把行李寄到在北京的表哥的住处那里,自己先回家一段时间。
notion image
这个时候疫情已经渐趋平缓,本来计划着趁这段时间带我父母找个地方旅游一下,结果因为爷爷生病住院,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原因,这个计划由省外变成了省内,由省内变成了出去吃顿好的,由出去吃顿好的再到烟消云散。但总体来讲这段时间还蛮惬意的,吃着老妈做的饭,在阳台上搭建了自己的工作台,背诵着我一向薄弱的“八股文”知识。
notion image
♫ ”山上的山花儿开呀,我才到山上来~“
notion image
5 月初还去发小的婚礼上混了个伴郎。当然,这也是人生中第一次当伴郎,以及第一次穿西装。
notion image

重回“雾都”

5 月 6 号,我又乘上了去往北京的高铁,老夫又杀回来了。在表哥的邀请下,我和表哥、嫂子、大姨和不满一岁的小侄女一起搬进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整租房。我开始一边“哄骗”小侄女,试图让她接受我这个“陌生人”,一边投简历找工作。
我刚来时小侄女还不满一岁,我也算是看着她一点点长高,变瘦,学会走路,咿呀学语。人类幼崽可真是太可爱了~ 图片上的是近照,裹着毯子坐在我腿上看儿歌。额外多说一句,今天早上看了一下我的 Bilibili 年度报告,“这些视频陪你走过 2020” 这一页中,第二名赫然是 “贝乐虎儿歌合集”。(笑
notion image
说回找工作。找工作并不十分顺利,今年明显感觉到招聘门槛变高了,面试机会变少了,本科 + 计算机相关专业几乎是硬性要求,而 Boss 直聘上联系我的几乎都是外包岗。硬着头皮面了一些非外包岗,确实也拿到了一些 Offer,但都不甚满意,要么是 996,要么是初创公司,要么薪资太低。之前去天津的弊端再次显露出来,即使我在天津时的薪资看起来还行,但是在北京找工作看的却也是天津的薪资,这就导致这次找工作时涨薪幅度无法提高太多。
Boss 直聘一向不是我找工作的第一选择,V2EX 才是。以往我找工作几乎都是在 V2EX 发帖,这次发了之后反响也还不错,有不少大厂的人都来联系我,但有一些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水平有限被挂的,也有因为自己经历不好看被 HR 刷掉的。先剧透一下,因为 V2EX 的帖子,我也参加了现在的东家搜狐的面试。但在我拿到搜狐 Offer 之前,我其实已经决定加入了另一家公司,暂且称为 R 吧。R 是一个好公司,有着成熟稳定的产品,技术力和稳定性都不错。但现在回想一下,即使我后来没有拿到搜狐的 Offer,R 应该也呆不久吧。说起来可能有点矫情,R 的办公楼层高非常矮,桌子也非常矮,对于我这种个子不算低的人来说怎么都不舒服。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代码庞大而繁复,我只能在一个既定的框架里填充内容,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我更希望能够发挥我的想法。在 R 工作了 18 天后,我接到了搜狐打来的电话,我知道我又要离职了。
其实挺对不起 R 公司的,R 公司的 HR 姐姐和前端技术姐姐都是很 Nice 的人,同事也都非常关照我,但我还是决定离开。我不像脉脉上的大牛,随随便便面一面就有大把的 Offer,我只是个一步步拼出来的野路子小菜鸟罢了,日薄西山的搜狐也是我拼尽全力的结果,我不能轻易放弃这个更好的机会。
如今,我已经在搜狐工作了近半年,前段时间也已经转正。搜狐在一众互联网公司里其实挺不一样的,垂垂老矣,却又屹立不倒;薪资似乎并不出众,但由于没有加班文化,因此拼时薪的话似乎还挺有竞争力的;大公司的小福利一概没有,但却因为搜狐焦点常常给员工一些购房方面的优惠... 但总之能进入搜狐我其实是非常满意的。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加班的人,或者说我现在的精力水平并不允许我入职一个经常加班的公司;这边正好也有一个新项目供我大施拳脚,小程序、后台、响应式页面,这些多样的项目非常适合我这种“杂食性”程序员,可以让我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去 solo;而完备的文档、高水平的同事也让我摆脱了之前公司里与他人沟通时的梦魇。我现在确实工作得很开心。另外,搜狐每年 15 天年假,真香。
notion image
搜狐并没有自己的食堂,但融科资讯中心四栋楼 (搜狐在 D 座) 在地下联通,围成了一片地下商场,叫做融科天地,里面有各种餐厅。Google、AMD、Intel、Apple、VMware 扎堆儿在融科资讯中心入驻,所以在楼下吃饭时,就能见识到各种世界 500 强的工牌。入职搜狐前,我以为搜狐好歹也算是个说出去有人听过名字的企业,但真的拿到工牌后,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在楼下戴上了。两年前有一次过生日就是在融资天地里的小吊梨汤聚餐,当时我还说,如果未来能在这里上班就太好了。不曾想现在我竟以一种如此曲折且戏剧的方式实现了这个愿望。
notion image
融科天地里的钟书阁。
notion image
搜狐最值得吐槽的大概就是办公电脑,非常非常破旧,配给开发人员的笔记本也是只是 1366 x 768 分辨率,i7-7500U,16G 内存的配置,外接显示器也只有 1080p。我作为一个“办公矫情主义者”,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配置,索性把全部家当都搬去了公司。但每周一周五背两次联想 Y7000 上下班,实在是对肩膀的折磨,使用 Windows 做开发亦不得我愿。终于在十一假期前,我狠心剁手了 MacBook Pro 16 寸,i9 + 32G 内存 + 1T 存储一步到位。现在我也尝试用这台 MBP 去玩魔兽世界,竟然感觉意外得不错。
notion image

在求稳的道路上“反复横跳”

从第二家公司开始,我就一直想找一个稳定的,可以让我安稳呆个三两年的公司,但似乎始终不得如愿。这两年简直就像一部小说,充满了意外和起伏。我非常满意现在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我对 2021 年的期望似乎与”吉良吉影”一样,只想安安静静,波澜不惊的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而已 XD。

To Be Continued

是的,既然加了“流水账篇”的副标题,就说明这篇文章还没有完结。短期内应该还会推出关于我所思所想,以及感情经历的“心路历程篇”,敬请期待。
😂
事实证明,短期不是短期。心路历程篇🕊️了。
 

© Aiden Zhao 2015 - 2021